疯女孩_情色笑话

疯女孩


六十年代的中国北方农村是个什么样子,用两个字就能概括:落后。这落后表现在人们生活方面,那就是贫困。这落后表现在男女Xing爱方面,那就是无奈。

  就说后山屯的二狗子吧,自从懂得了男女之事以后,那小鸡芭就经常勃起,时常把自己的裤子支起一个大包,不管你用手怎么弄,它几也不能缩回去。而且是越来越硬,每到这个时候,他浑身非常难受,就像找个小姑娘干一个子。

  可是想归想,他深深的知道,在这个年代里,不到结婚的时候,那这种事儿是根本办不到的,无论是谁,都必须熬到结婚才能和女孩子做那种事情。第一是观念陈腐,不结婚的女孩子是根本不会让男人干的,第二是政策问题,婚前性茭和非法同居一样都属于犯罪行为于是,偷窥成风。不过这偷窥也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偷偷摸摸,一种是明目张胆。

  二狗子就是属于第一种,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他偷窥的目标是东院邻居的女孩子文霞。文霞算是这个村子里第一号美女,她岁数比二狗子大,一次偶然的机会,二狗子发现了文霞蹲在她们自己家的房子西头的墙根下撒尿,她蹲在那里,正抵着头,可荫部是全部敞开向着西边的,西院的二狗子看个正着,二狗子很机灵,他急忙躲到柴草垛后面,只露出一个脑袋,一直看完,女孩子的荫部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让他寝食难安。

  虽说是东西两院。可由于农村院落宽阔,两家中间还有很大一个壕沟,所以偷窥的效果也不是很好,二狗子只能远远看到她两腿间的黑毛,红艳艳的荫唇,还有两个大腿里侧和下边屁股的轮廓,二狗子已经很满足了。

  从此,偷窥就成了他的习惯,每当到了那个时候,估计文霞要出来拉屎或者尿尿了。他就提前躲在自家的柴草垛后边偷看,文霞总是按时出现在自己家的房子西头的墙根底下,她先站在那里,习惯的用眼睛往四处看一下,那眼神也是很迷人的,当她发现四周无人的时候,就快速脱下裤子,露出屁股和荫部然后就蹲在那里开始拉屎或者撒尿,这个时候,也就是二狗子最幸福的时候了。

  他躲在角落里目不转睛地盯着文霞的两腿中间,他看着文霞的尿水从荫部里发射出来,然后划一个弧形,落到地面上,他看着文霞的大便像一根棍子一样从文霞的肛门里被排挤出来,然后螺旋式跌落在她的屁股下边。文霞总是抵着头,好像在想什么事情,也没有注意有一双眼睛在偷奎着她。

  第二种明目张胆的偷窥,就是那些民兵,他们就可以经常的在半夜里背着抢,挨家挨户的趴窗户望门,还拿手电往人家炕上照射,他们不但能看光腚的女人。

  还能看到男人和女人操逼的场面,这就属于明目张胆的偷窥了。

  因为农村的夏季,夜晚天气闷热,多数人家都是开着窗户睡觉的,那个年代还真有一样好处,那就是社会治安非常好,真可说是夜不闭户,晚上你尽管安心睡觉,根本不用担心有坏人入室盗窃强Jian。

  所以很多农民晚上睡觉的时候不但开着窗户,而且是光着屁股。特别是夫妻两个,孩子很小,还什么都不懂,于是他们晚间一上炕就都脱光了衣服,他们喜欢光着身子干事,然后就光着身子睡着了。

  这些夜晚巡逻的民兵经常以查夜为名,走家窜院,趴窗户望门,拿着手电往女人身上照,他们最喜欢看女人的荫部,其次是女人的屁股和女人的Ru房,那个年代,没有录像没有光碟,更没有图片,可他们却能看到真人。

  晚上看够了光腚的女人,白天,这些民兵就聚到一起谈心得体会,像二狗子这个年龄的小男孩子是最喜欢凑到他们跟前听他们讲述晚上“查夜”的情况:

  一个民兵说:当时马老大趴在她媳妇身上干的正来劲,我们用手电一照,他们吓得慌作一团,连鸡芭都拔不出来了。马老大就大声感到:“谁?干什么”,我们就说:“是民兵查夜的,你们两口子继续吧,我们走了。哈哈真有趣”。

  又一个民兵说:老贾家栓柱子和他的小媳妇两个人一丝不挂,脸对着脸,把大腿和大腿相互卡在一起,中间插在一起干事儿。干完了也没有拔出来,就这样连着体就睡着了。我们用手电往他们两个中间一照,那东西插的严实和缝,浪水都淌出来了,我们看了半天,他们也不知道,真过瘾呢。

  还有一个民兵说:我发现徐寡妇和他儿子肯定有问题,徐寡妇的儿子子已经三十多了还没有对象,晚上就和她老妈徐寡妇睡在一被窝里,搂得那么紧,也没有穿衣服,我看是刚刚干完事儿睡着的。

  另一个民兵说:那还用说吗,一个寡妇妈,一个光棍儿儿子,不用猜也是那么回事。有一次晚上我到他们家“查夜”,我就听着她们家坑上有动静,我蹑手蹑脚走到他们窗户下,往里一看,娘两个操的正来劲儿呢……听了这些民兵讲的“故事”,晚上二狗子怎么也睡不着觉了。隐隐约约他就听到有女人从他家大门口经过,而且还一边走一边说话,只听一个女孩子说:妈,你就跟我去吧,肯定没有事。

  那妇女说:我真害怕,都说那大坑里有勾死鬼呢,那女孩子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那都是骗人的,我才不信呢,还多亏这些天传说有鬼,要不还真轮不到我们娘俩来洗澡呢。

  二狗子听明白了,原来是文霞和她的妈妈要趁着晚上没有人,到大水坑里去洗澡,当时农村的村头都有一个巨大的水坑,这是当地农民祖祖辈辈在这里挖掘黄土而形成的大坑,最大的有足球场那么大,最深的和水井一样深,到了雨季,四周的雨水都流淌到这里,就像是一个湖泊。

  以前,这个大坑里可热闹了。天天有些男孩子在里边玩水,后来淹死了几个人,再就没有人到这个大坑边上来了。都说是大坑里有鬼,于是大坑边上的第一户人家就搬走了。现在剩下一片废墟,第二户人家就是二狗子家,第三户人家就是文霞家。那么文霞和妈妈要到大坑里洗澡,自然就会从二狗子家的大门口经过。

  二狗子真佩服文霞的胆子,自从淹死人以后,白天都没有人敢来了,这个大坑周围已经是萧条冷落,成了无人区了。她竟然在晚上领着她的妈妈来洗澡,看来她妈妈也是有些胆子大。很快的,文霞和她妈妈就走过了二狗子家门前,又走过了那村头第一家的破房子的废墟,她们来到了大坑边上,二狗子再也躺不住了,他仔细听听家里人都睡了,他就从窗户跳了出去,他越过一个条生满杂草的壕沟,来到了大坑边上那第一家房子的废墟里,他仔细看看这所破房子的废墟,房盖儿没有了,四周的土墙还在,屋子里的土炕还在,后墙上还有一个小窗户口在往里吹着过堂风,他就站在土炕上,把脑袋从破墙头上伸了出去,瞪着眼睛往坑边看。他发现文霞母女两个人正在脱衣服。

  文霞的母亲说:能不能有人来偷看呀?

  文霞说:要是以前,肯定会有人来的,现在不能有人来了。都知道大坑里有鬼,白天这里都没有人的,你就放心好了。我们干脆都脱了吧,咱们娘两个痛痛快快地洗洗。

  娘两个很快就脱光了衣服,

  二狗子就把眼睛死死地盯着文霞,只见文霞很快就脱去了外衣外裤,然后双手交叉拉着背心的下边开始往上脱。她的肚皮露出来了,她的Ru房露出来了。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隐隐约约文霞Ru房那挺美的轮廓已经让二狗子尽收眼底。二狗子心跳加速,浑身发热了。他真想上去摸一摸文霞的Ru房,那两个圆圆的东西真美呀。

  文霞一弯腰,就把裤衩也脱了下来,那美丽的屁股露出来的一瞬间,也让二狗子大喜过望了,他更想上去摸一摸她的屁股,他突然想起了牲畜交配的情景,那雄性动物都是从后边爬上去把鸡芭插入雌性的荫道里的,他真希望自己能站在文霞的背后,把自己的鸡芭从文霞的屁股后边插进去。

  文霞脱掉了裤衩,然后站起身子,赤身裸体的和她妈妈拉着手,开始沿着大水坑的斜坡慢慢的往水里走去了。虽然看的不太清楚,但是月光下还是能够清晰的看出她身体的轮廓,这是二狗子第一次看到女孩子的身体,二狗子惊呆了。

  他发现女孩子的身子太美了。那Ru房是挺起的,那腰部是塌陷的,那屁股又是高高的翘起来的,月光下,女孩子的身体是银灰色的,但感觉就是洁白如玉的,文霞那两腿中间是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但他知道那里一定就是荫毛了。因为他不止一次的偷看她在房子西头的墙根底下大小便。

  他万没有想到,女孩子的身体会那么好看呢,胜过所有的风景啊,看也看不够。这就是秀色可餐吧。二狗子相信,任何男人看了这样的裸体都会引起旺盛的Xing欲。

  文霞和她妈妈来到齐腰深的水中,她的屁股和荫部都淹没在水里了。文霞用手往自己的身上撩水,用手不停的搓着自己的脖子,她一边搓脖子,一边来回摆动着自己的头,那下巴微微翘起的姿势真好看呢,就像舞台上的演员。

  文霞开始搓擦着自己的肩头,那肩头是浑圆的,不肥不瘦,不平不柳,恰到好处,她又开始用手搓自己的Ru房,一上一下,一左一右,那美丽的Ru房就在她的胸前来回滚动着,在她的手里跳动着,那场面如诗如画,他感到如醉如痴。欲火焚烧。

  文霞开始用手搓洗自己的腰部,还喊她妈妈过来给她搓背。

  文霞的上半身洗完了,二狗子就想,是不是应该搓洗下身了。

  果真,文霞往水浅的地方走了几步,那水面正好达到她的荫部,她的屁股和荫部又都在水面上暴露出来,文霞把水一次次的往自己的荫毛上撩泼,然后分开双腿,用手在自己的荫部开始前后揉搓,二狗子看不清楚她荫部此时的模样,但是他猜想,此时文霞的荫部一定是被她自己的手给揉搓的变形了,就像一个人刚刚吃完饭,努力的用手擦拭着嘴唇,那两片嘴唇一定会互相错位,互相移动的啊。

  那两片荫唇应该是在不停的交错着吧。

  文霞搓完了荫部,又开始清洗自己的屁股,她把臀部高高的翘起,把水撩到屁股上,然后急忙用手搓着屁股,她双手齐上阵,一只手捂着一个屁股蛋,反复的搓着,那屁股上的嫩肉在她的手里滚动着,特比诱人。

  文霞然后用下蹲的动作,让屁股在水面上粘了几次,就开始清洗自己的屁股沟里。

  她搓的真用力,二狗子心里想,如果她是刚刚拉完屎没有擦屁股,这会也该清洗干净了吧。

  二狗子看着这美丽女孩在融融月色中扭动身姿,挥舞手臂,清洗玉体,他心里说不出的舒服,浑身都感觉麻酥酥的了。

  即使是无法干到这个女孩子,可这难得的欣赏也就是一种享受了。

  文霞又开始给她的母亲搓后背。她们母女两个洗完了澡,从水里走了出来,来到岸上,文霞拿起一条放在那里的毛巾,在自己的身体上到处擦拭着,月光下,她就像是一尊女神的雕塑……文霞母女回家了。

  二狗子感觉这时间太短暂了,怎么这么屁大个功夫就洗完了呢,要是他们娘两个能洗一夜该多好啊。

  这一夜,二狗子也没有睡好觉,总是不停的做梦,他梦见文霞光着身子在向他招手,他就跟着文霞来到大坑边上的破房子里,二狗子迫不及待地抱住了文霞那赤裸的身子,他幸福死了。

  他用手摸文霞的Ru房,摸文霞的屁股,还把手伸到了文霞的荫道里,文霞顺势躺到了土炕上,分开了双腿。露出了荫部,二狗子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就趴了上去,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刚刚和文霞的皮肤接触,就有一种光滑细腻的感觉,这感觉凉哇哇,麻酥酥的甜滋滋的,他的鸡芭刚刚碰到文霞的荫唇就She精了。黏糊糊的Jing液顺着文霞的荫部往下流淌。

  突然,二狗子感觉自己是被人重重的打了一下,他醒了,就听哥哥吵嚷到:

  妈妈,你看二狗子了!压倒我身上来了,尿出一些什么玩意黏糊糊的,把我的肚皮都给弄脏了,又臊又臭,还有点腥……二狗子是有生以来第一次She精,那一瞬间,让他感觉非常痛快,非常舒服,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就是好受。可那感觉一去不复返了,什么时候还能找到呢?

  他也不知道。

  二狗子实在是憋得难受了,他就想到三里地以外的公社去走走,因为那里有一个供销社,还有邮电局,还有学校,联合厂,那里有很多的男人和女人,那里总要比自己这个小屯子热闹多了。

  他沿着乡间的小路,向公社奔去,来到公社的大街上,那里确实比自己的那个小村子热闹多了,真的有很多的漂亮女人,有卫生院的女医生和女护士,还有一些年轻的女教师,听说她们都是从城里来乡下的,她们的打扮的干净利索,衣服穿得恰到好处,走路的姿势也特别好看,感觉就是和当地人不一样。

  望着那些年轻女人的身影,二狗子心里想,这些女人虽然穿的这么整齐,到了晚上也是要脱光了衣服让男人操的吧?她们走路时把姿势摆的那么好看,也就是为了吸引男人把。也就是想让男人去操她们吧。

  看到那些从学校出来的活泼乱跳的女孩子,二狗子就想,当这些女孩子长大了,结婚后,也都得让男孩子给操个够吧,她们将来也都得生孩子吧?

  当二狗子经过公社邮电局的时候,听到了从窗口发出一个女孩子“啊……啊……”的声音:他立刻热血沸腾了。他悄悄走到邮局的窗前,他猜想一定是……二狗子往屋里一看,他立刻失望了。

  只见一个女孩子背对着窗户正端坐在一个大机器前边,那个大机器上边全是插孔和连线,那女孩头戴一个耳机子,还有个小话筒就对着她的嘴,只见那个女孩子一边呼喊着,一边把连接线不停的拔下来,又不停的插到其他的插口里,那女孩子声音真好听:啊……啊……好,好。喂,喂,你要哪呀,啊,长发大队,好了。我给你接上。

  一阵失望从心头掠过,但是很快就消失了,二狗子很快就把目光集中到了那个背对着她的女孩子身上,那女孩子头发黝黑,两条大辫子从脑后边一直垂到屁股上,那女孩的屁股又圆又鼓,把裤子给涨的紧蹬蹬亮晶晶的,二狗子还知道那女孩子下身穿的裤子是用“的确良”布料子做的,这种叫做“的确良”的布料子纹理非常细腻,会把女孩子的臀部轮廓显示的非常清晰。

  那女孩屁股下边坐的是一个方形的木板凳子,(由于当时经济落后,所以在农村公社各单位根本就看不到椅子。

  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因为椅子有靠背,虽然靠上去舒服,可那容易给人养成好逸恶劳懒惰落后的资产阶级享受作风)那女孩坐在板凳上,由于她不停的插,不停的拔,她的腰肢就不停的扭动着,她的屁股就不停的在那个板凳上滚动着,二狗子感觉那女孩子裹在“的确良”布料子里的屁股蛋子就像妈妈在家里揉面时那面团在面板上不停的滚动。

  二狗子盯着她的屁股入迷了。二狗子心里想,如果这个女孩子不穿裤子坐在那里该有多好看啊,于是,二狗子冷不丁的就想起来一句歇后语:光腚坐板凳——有板有眼,原来这个成语就是从这个情景中产生出来的:

  二狗子设想,下边是一个板凳,上边是一个光着腚的女孩子坐在那里,女孩子的屁股和荫部紧紧地贴在上边,应该是一板三眼,一个是屁股眼,一个是尿道眼,一个是荫道眼,屁眼是拉屎的,尿眼是尿尿的,逼眼是供男人操的,他又仔细看了看那女孩子的手,那手好白好嫩啊,他真想上去摸一摸,二狗子转了好几个角度,也看不到那女孩子的胸部,也看不到那女孩子的脸,他猜想那女孩子的脸蛋和Ru房一定也是很漂亮的,他知道这邮电局的话务员女孩子都是由公社领导挑选的,不漂亮不可能要她,说不上早就让公社的领导给操过了呢好了,不去想那些了,不管是有没有人操过,反正那女孩子美丽的背影牢牢地印记在了他的脑子里,看来是不能忘了。

  第二天上学,老师让大家写作文,而且告诉大家必须用鲁迅提倡的白描的手法,描写一个人物形象,二狗子第一个交卷了,老师拿过来一边看,一边念出声音了:

  《描写一个女话务员》

  黝黑两大辫儿

  溜鼓屁股蛋儿

  雪白两小手儿

  插眼又接线儿

  ……

  老师还没有念完,全班学生都笑出声了,几个男孩子催促老师说:老师老师往下念,往下念啊,我们要听听老师绷着脸大吼一声:“下课”,他说完急忙转过头去,自己控制不住“噗哧”一下笑出声了。

  于是二狗子就出名了,女孩子们都说他“邪心八道”谁也不和他来往了。二狗子想接触女孩子的美梦从此破灭了。

  二狗子孤独寂寞了好多天,终于有一个新闻,打破了他的沉寂。邻居十八岁的女孩子文霞,和前山屯的一个叫王德学的男子处对象了。

  二狗子和文霞居住地这个屯子叫“后山屯”,王德学所在的那个屯叫“前山屯”,两个村子距离也就三里路。

  这个王德学二十八岁了,长得人高马大,而且是浓眉大眼高鼻梁,神眼窝,大家都说他像阿尔巴尼亚人。

  王德学是一个“老高中毕业生”,还真有些文化水平,他父亲是农村高中教师,家里当时条件还真不错,难怪有很多人给他介绍对象,可王德学一心想要考大学,就没想在农村订婚,可文化大革命一开始,他的大学梦就破灭了。这个时候他父亲又去世了,家里就剩下他和一个体弱多病的老母亲,王德学高中毕业后,劳动也不积极,经常不上工,天天躲在屋子里看书,写作,也不知道他都写了些什么,也不知道他都往哪里发表。村里人议论纷纷,说他是个懒汉,不务正业。这样一来他的对象就更难找了。

  转眼已经二十八岁了。就在大家都背地议论说他得打一辈子光棍的时候,一个惊人的消息传开了:前山屯的王德学和后山屯的美女文霞处对象了。消息不胫而走,成了乡村奇闻。

  这个消息对于二狗子没有多大打击,因为他一直就认为自己对文霞只能是欣赏,不可能拥有,她嫁给别人,那是早晚的事,可没有想到她自己竟然敢处对象。

  因为当时的农村必须有媒人介绍才能订亲,男女青年要是自由恋爱就是奇闻,村里人就会认为他们是不正经,会让众人说闲到淡,会让村里人指脊梁骨,然而,最让人惊诧的,最最重要的也就是最最不能让人理解的是:

  他们两个人年龄不般配,王德学二十八岁了。文霞才十八岁,两个人相差十岁,这样的年龄差别,在当时的社会是根本行不通的,简直就是天大的奇闻。简直就是对世俗的一种叛逆一种挑衅,是对农村婚姻规则的一种破坏。是道德败坏。

  文霞的父母大发雷霆,他命令文霞的几个哥哥把文霞锁了起来,还到王德学家里把他痛打了一顿。要不是看王德学的那个老寡妇妈跪地求饶,这哥几个真就像想把王德学给打残废了。他们临走时警告他不许再去找文霞。

  王德学并没有屈服,他经常一个人半夜里来到后山村来,一个人在文霞家附近走来走去,他多么希望心爱的文霞能够从她家的屋子里走出来呀,他天天等,夜夜盼,昼夜围着村子转,可就是什么也没看见。一直好多天也没有文霞的影子,他焦急万分,但是从没有死心。

  终于有一天,文霞从屋子里跑出来了,她的家人在后边追赶,她就在院子里绕圈的跑,家里人怎么也抓不到她,只见她赤身裸体披头散发,一边唱一边跳,嘻嘻哈哈,说说笑笑,还不停的扭动着身子,看热闹的人在她们家门前聚了一大堆,王德学惊呆了,原来那美丽文静的文霞,现在已经疯了。

  美女文霞疯了。当地的村民都震惊了。这是十里八村唯一的一个美女啊,她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她怎么就疯了呢,真是红颜命薄啊。文霞的父母也后悔了,与其让她疯一辈子,还不如让她嫁给那个比她大十岁的男人了。这将来可怎么办啊。

  文霞疯了,她也不打人,也不骂人,也不砸东西,就是不穿衣服,一天到晚光着屁股,哼哼唧唧唱个没完。

  文霞本来就是个好学生,各科课程都非常出色,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当人们都猜测她将来长大了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学的时候,文革开始了。她的大学梦也随之破灭了。然而她聪明伶俐能歌善舞,马上就成了宣传队的红人,她被选为学校文艺宣传队队长,当时所有的学校都不上课了,天天就是排节目,不知道她听谁介绍的说邻村有个老高中毕业生叫王德学,相当有些文采,能自己创作文艺节目,比如三句半,数来宝,快板书,对口词,唱词,歌词,还能写小戏剧,文霞为了搞节目,就经常往王德学家里跑,她被王德学的才气所吸引了,他们就偷偷的处对象了,。

  可是天地良心,他们从来就没有做过越轨的事情,王德学年纪比文霞大,他经常想要摸摸文霞,想要抱抱文霞,还想亲吻文霞,可都被文霞拒绝了。

  文霞说,虽然我喜欢你,可不到结婚的时候,我是不能让你碰我的,我必须从始到终做一个好孩子……现在文霞疯了,王德学还想不想碰她了呢,还有没有机会碰她了呢,她还会不会让王德学碰了呢?谁也弄不清楚了。

  文霞天天就是光着身子不停的跳,不停的唱。

  当时流行的语录歌,忠字歌等红色歌曲她全都会,也许是受王德学的影响,也许是天性聪明,她总喜欢篡改歌词或者自编歌词。

  比如当时有一首忆苦思甜的歌曲开头是这样唱的:天上布满星,月牙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申冤情……她竟然唱成了:

  天天脱光腚

  屁股亮晶晶。

  生产队长盖大被。

  操逼不消停……

  开始的时候,家里人看的很紧,不让她出屋,怕让别人听见会闹出乱子的,因为当时农村有一个四岁的小孩子因为把陶瓷制作的毛主席像章给摔碎了,结果就被打成了反革命,给抓走了。在公社关押了好长时间,现在文霞总唱反动歌词,家里人就非常害怕,就不敢让她出屋,开始的时候她就天天在屋子里唱歌跳舞,而且就在屋子里拉尿,可到了夏天,屋子里气味难闻,必须开门,她就经常趁机往外跑,开始的时侯,家里人不停地往回抓,时间长了,也就放松了。就把她自己放出来拉屎尿尿了,她就开始经常到院子里一边拉尿一边唱。

  二狗子可是饱了眼福了,他天天站在自己家院子里翘起脚跟就能看到文霞的裸体,但是农村的院子都很大,两家有些距离,不但有院墙,还有壕沟,二狗子还是不能看的太清楚。但是文霞那挺起的Ru房和亮光光的屁股以及细细的腰肢就足够让他着迷的了。

  一听到文霞的歌手,二狗子就急忙跑出屋子往文霞家的院子里看,文霞的嗓子也非常好,二狗子也喜欢听她经常的篡改歌词。

  当时有一首最着名的忠字歌叫《大海航行靠舵手》开头两句是:

  大海航行靠舵手,

  万物生长靠太阳……

  她竟然唱成了:

  大老爷们像条狗,

  房前屋后操姑娘……,

  偏巧大队的民兵连长从这里路过听到了她唱歌,马上就带领两个民兵来抓她,说她是反革命,说她唱反动歌曲,说她篡改忠字歌,很多的村邻都来相劝,说她是个疯子,就别抓她了,可民兵连长说什么也不答应,非抓不可,他让文霞的家人给她穿上衣服,文霞说什么也不穿,把衣服都给撕碎了。民兵连长就亲自动手去抓她。把她抱上了马车。

  二狗子和村里的很多人都来看热闹,二狗子亲眼看到那民兵连长的手已经摸到了文霞的Ru房上,他把那一丝不挂的文霞抱上马车,二狗子就想,那个民兵连长一定是发泄自己的Xing欲了。他把文霞那光溜溜的身子抱起来的时候,他的鸡芭一定是很硬的了文霞拼命的挣扎着,连长就坐到车上,按住文霞的双手,还让另外两个民兵按住文霞的双腿。

  文霞继续挣扎着,她的Ru房不停的跳动,她的屁股在马车上一次一次的往起挺,那荫部的荫毛一次一次的翘了起来,二狗子换了个位置,走到另一个地方,仔细的往文霞的两腿中间看,那浓密的荫毛下边就是那个粉红色的荫唇了。那阴唇层层叠叠,就像是一朵花,要开还没有大开,就露出几片红色的叶片,二狗子感觉很奇怪,文霞挣扎的那么厉害,动作那么激烈,可她荫部那些粉红色的叶片还是紧紧的贴在一起,怎么也不分开,他真想看看那粉红的叶片分开后,那花心是个什么样子,可他一直也没有看到,文霞就被拉走了。

  文霞的几个哥哥非常愤怒,就想要冲上去解救妹妹,被他父亲拦住了。那父亲说,我们这些天也都很累了,大队要是能给咱们经管她那不是更好吗,能把她送到什么地方才好呢。真要是有人能长期看管她,我们倒是省心了。我还就怕他给送回来呢。

  几个哥哥一听,觉得也对,一个疯丫头,将来怎么办呢,等大人都死了,还不得这哥几个哥哥来照顾吗,找婆家是别想了。谁家男孩子能惹这个麻烦呢?谁家的男孩子能娶一个疯丫头呢?

  民兵连长把文霞抓到大队部,很多人都跟了过去看热闹,这人群里也包括王德学。但他是躲的很远的地方,他好像是流泪了。

  文霞在大队部的屋子里唱着,扭着,跳着,她的Ru房在颤动,她的屁股在晃动,她的腰肢在扭动,她的头在转动,她手舞足蹈,不时地喊着王德学的名字,大队部的窗户前黑压压的挤满了人。

  几个民兵就出来驱赶人群,大队长听说了这件事情急忙赶到大队部,他指着连长的鼻子大声吼叫着,混蛋,你真混蛋,怎么能把一个疯子给抓来,你是不是犯邪了想看看人家女孩子啊,这会也看够了吧,赶紧给人家送回去,要不,你就把她领你们家去,我们这大队部可不收留疯人。

  你就是把她送到公社或者送到县里去,人家也不会收留的,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

  连长只好就又把文霞送了回去,文霞的家里人一看,麻烦又回来了。倒是很不高兴了。他们以为国家能收管疯人呢,结果还得自己家人来管,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在这段时间里,二狗子是最幸福的人了。近水楼台,他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女孩子的裸体,而且是这个村子最美的姑娘的裸体,她的个子不高不矮,她的身子不肥不瘦,她的Ru房不大不小,她的屁股美丽动人,二狗子反复的回味着她那美丽的裸体,回忆着她身体的各个部位,这么美丽的女孩子她怎么就疯了呢。

  文霞的裸体迷得他彻夜难眠,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出现了那个十八岁疯女孩光腚的样子,那馒头般的Ru房,那葫芦瓢般的园鼓发亮的屁股,那两腿中间的一堆黑毛,简直就让他陶醉。

  以前二狗子都是站在远处看,时间长了就觉得不过瘾,就开始悄悄地靠近目标了。他就经常偷偷地走到距离文霞最近的地方,躲在文霞家的墙头或者柴垛后边头看文霞的裸体他最喜欢看文霞从屋子里出来大小便或者到院子里唱歌。因为距离很近,每看一次他心如烈火,欲望升腾,小鸡芭涨的硬邦邦的,就能把裤子支起一个大包,他幻想着在没有人的时候扑过去抱住她那赤裸的身体,把她按倒,把自己那个硬邦邦的鸡芭插到她那丛黑乎乎的荫毛中间去,因为他清楚的看到那女孩子尿尿的时候荫毛下边有一个红色的窟窿,那窟窿就是让男人插的,如果能插一下子,自己就会舒服死的,二狗子就幻想着有一天他能够在没有看见的情况下,走到文霞身边去摸摸她,或者……这一天,二狗子在自己家的院子里踮起脚尖往邻居文霞家的院子里望着,他看见那文霞又出来了,二狗子就悄悄走了过去,他躲在文霞家柴草垛后边盯着,只见文霞今天和往天不同,还真的穿了一件衣服,其他就什么也没有穿,她的衣服也没有系扣子,文霞的Ru房是暴露着的,别看她现在疯了,可那Ru房还那么好看,不大不小圆鼓鼓的,|丨丨乳丨丨头还略微向上挺挺着,Ru房是白白的,|丨丨乳丨丨晕是褐色的,|丨丨乳丨丨晕上还有些小米粒似的白点,更让人产生欲望。

  文霞一走路那Ru房就有些颤抖,好迷人呢,她的小腹也是很饱满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发亮,小腹下边就是那些黑黑的荫毛了,那荫毛边缘很稀疏,越往下越集中越浓密,就像一个男人的胡子。

  荫毛下边就是两半荫唇,她走路时每迈动一步,那两半阴唇就错动一下,她的大腿也很好看,不粗不细,均匀挺直,腿肚子上有很多的肌肉,因为她天天不停的动作,由于她穿的衣服不是很大,她的屁股也是暴露在外边的,她的屁股也很好看,圆鼓鼓的,亮光光的,颤巍巍的,她每走一步,那屁股蛋儿就上下摆动一次,好迷人呢,二狗子看着看着,鸡芭就硬了,只见那女孩子走出自家的大门外,回头看看家里人没有出来,她就蹲在大门口的一侧尿了一泼尿,她蹲下身子,分开两腿,敞开阴沪,还自己用手扒开荫道,那两腿中间就竖着张开了一条红色的口子,一条白色的尿液就从那红色的口子里发射出来,尿完了。

  她也没有立刻站起来,而是用手玩弄着自己的荫部,还把手指头也伸了进去,她用手抠了一会儿自己的荫道,然后就站起身来,那手指头还夹在自己的荫道口里,她一边抠动着自己的荫道,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子,还不停的跳起舞来,嘴里还大声的唱着:

  “敬爱的毛主席,

  我们心中的太阳,

  敬爱的毛主席,

  我们心中的太阳,

  我们有多少贴心的话儿要对你讲,

  我们有多少热情的哥儿要对你唱,

  她继续唱着:

  ”千万颗〖同时用双手把自己荫部扒开,那荫道里边鲜红的肉都让她给翻了出来,她双手扒着荫道口,屁股用力往前挺,让荫部一次一次往前拱,好像是要把这颗“红心”献出去,她又唱到“千万张笑脸迎着红太阳”,她就把自己的屁股翘了起来转到正面,一厥一撅的冲着阳光,在阳光的照射下,那屁股真的就像一张笑脸迎着红太阳呢她又唱了一句:

  “敬祝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

  她开始用手抚弄着自己的Ru房,让自己的两个Ru房上下颤动,就像是小孩子在招手……她的舞蹈以当时的忠字舞为主,还夹杂着二人转,大秧歌等动作,加上又是裸体,躲在柴草垛后边的二狗子真是开眼了。他真没想到自己能欣赏到这样的艺术,他感觉到如果那个女孩子要是全身光着什么也不穿,跳起来还真不一定就好看。

  就是因为她上身穿了一件衣服而且还敞开着胸怀,其他的就什么也没有穿了。

  这样舞动起来,时而敞开衣服,时而把衣服合在一起,不住的扭动着屁股,真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呢。

  二狗子看傻了。他的鸡芭开始流水了,他真想扑过去抱住文霞,把她按到在地上,可这是在她们家大门口啊,他无论如何不敢这样做,可他一时又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她向文霞招了几次手,文霞也不理会,他就怪自己年岁太小了。如果自己是个大孩子,那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时候真的就来一个大孩子,那是王德学,他躲在文霞家的大墙角处向文霞招手,文霞真的乖乖的就向他走了过去。

  文霞问道:你是谁,你是王德学吗,你要是王德学我就跟你去,王德学也不敢出声,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王德学看看四周没有人,他也没有发现柴草垛后边的二狗子,于是王德学就把文霞领到了村头大坑边的旧房子的废墟里,王德学把文霞领到房子废墟的破墙套子里,猛然抱住了她,疯狂的亲吻着她,文霞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看来她也很享受的。

  二狗子听到废墟里传出的文霞的呻吟声,他热血沸腾心跳不止,他蹑手蹑脚的绕到房子的后边,从那个小后窗子口处偷偷往里看二狗子看见王德学正动手摸文霞的Ru房,摸文霞的小腹,又伸手摸文霞的屁股,又动手摸文霞的荫部,他竟然把手指头伸了进去,文霞就分开大腿让他尽情的摸,同时还把自己的身子扭动着。王德学一边摸,一边不停的四周张望着,但是就没有往后窗户口处瞅,突然一阵旋风刮进来,把文霞的衣服给掀起来了,王德学下了一跳,急忙把手抽了出来,那文霞迎着风,分开大腿,扯开衣服,敞开胸部,让全身都给那阵旋风吹拂着,她大声喊道:好凉风,照沟来,谁要孩子找我来,谁操我都行,我就给他生孩子。

  王德学在也控制不住了,他疯狂的把文霞抱到炕上,文霞嘴里还叨叨咕咕的唱个不停”鱼儿离不开水哟,瓜儿离不开秧苗,革命群众大鸡芭贼啦啦的长……王德学也没有脱衣服,只是把自己的裤子脱到了大腿弯子出,把鸡芭露了出来,二狗子看到王德学的鸡芭,顿时下了一跳,没想到他的鸡芭那么大,那么粗,向一门小钢炮,Gui头发亮,通体是紫红色的,就像猪肝颜色。

  这么大的东西是想要往文霞的逼里插吗,文霞能受得了吗,二狗子不敢想象。他紧紧的盯着王德学的那根大鸡芭,连眼睛也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机会。

  只见王德学压到了文霞的身上,他一手抱着那文霞的身子,亲着文霞的嘴,一手捏着自己的鸡芭,慢慢插到了文霞的荫道里,他插进一点,又拔出一点,然后又插进一点,经过几次反复,终于把那根大鸡芭全部插进去了。让他这一插,文霞倒是温顺多了呢。

  看到自己的鸡芭已经全部插入到文霞的体内了。王德学就用双手支撑起自己的上身,屁股一起一落,那根大鸡芭就在文霞的荫道里一出一入,来回往返。他的动作越来越猛,近乎发狂了。

  小土炕发出了噗通噗通的响声,文霞被他给干的身子不停的攒动,那美丽的Ru房不停的晃动着。文霞嘴里不时地发出了“啊……啊……嗷……哦”的声音,那文霞还真的很配合,她努力分开大腿,还用双手紧紧地搂着王德学的屁股,不一会她的手又分开了。身子全部敞开了。就像一个大字,放在土炕上。她叫喊起来:

  嗷,嗷……操逼喽,爸爸操妈妈吗喽,妈妈生孩子了。王德学操我喽,我也要生孩子喽,王德学俯下身子,急忙用嘴吻住了文霞的嘴,他紧紧抱住文霞的身体,他的屁股在文霞身上一拱一拱的翘动着,此时文霞也合拢的双腿,她还用手抱住了王德学的屁股,王德学用自己的大腿内侧紧紧夹住文霞的大腿,不让她分开,这样一来他的鸡芭在文霞的荫道里就插的更紧了。

  就是因为她上身穿了一件衣服而且还敞开着胸怀,其他的就什么也没有穿了。

  这样舞动起来,时而敞开衣服,时而把衣服合在一起,不住的扭动着屁股,真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呢。

  二狗子看傻了。他的鸡芭开始流水了,他真想扑过去抱住文霞,把她按到在地上,可这是在她们家大门口啊,他无论如何不敢这样做,可他一时又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她向文霞招了几次手,文霞也不理会,他就怪自己年岁太小了。如果自己是个大孩子,那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时候真的就来一个大孩子,那是王德学,他躲在文霞家的大墙角处向文霞招手,文霞真的乖乖的就向他走了过去。

  文霞问道:你是谁,你是王德学吗,你要是王德学我就跟你去,王德学也不敢出声,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王德学看看四周没有人,他也没有发现柴草垛后边的二狗子,于是王德学就把文霞领到了村头大坑边的旧房子的废墟里,王德学把文霞领到房子废墟的破墙套子里,猛然抱住了她,疯狂的亲吻着她,文霞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看来她也很享受的。

  二狗子听到废墟里传出的文霞的呻吟声,他热血沸腾心跳不止,他蹑手蹑脚的绕到房子的后边,从那个小后窗子口处偷偷往里看二狗子看见王德学正动手摸文霞的Ru房,摸文霞的小腹,又伸手摸文霞的屁股,又动手摸文霞的荫部,他竟然把手指头伸了进去,文霞就分开大腿让他尽情的摸,同时还把自己的身子扭动着。王德学一边摸,一边不停的四周张望着,但是就没有往后窗户口处瞅,突然一阵旋风刮进来,把文霞的衣服给掀起来了,王德学下了一跳,急忙把手抽了出来,那文霞迎着风,分开大腿,扯开衣服,敞开胸部,让全身都给那阵旋风吹拂着,她大声喊道:好凉风,照沟来,谁要孩子找我来,谁操我都行,我就给他生孩子。

  王德学在也控制不住了,他疯狂的把文霞抱到炕上,文霞嘴里还叨叨咕咕的唱个不停”鱼儿离不开水哟,瓜儿离不开秧苗,革命群众大鸡芭贼啦啦的长……王德学也没有脱衣服,只是把自己的裤子脱到了大腿弯子出,把鸡芭露了出来,二狗子看到王德学的鸡芭,顿时下了一跳,没想到他的鸡芭那么大,那么粗,向一门小钢炮,Gui头发亮,通体是紫红色的,就像猪肝颜色。

  这么大的东西是想要往文霞的逼里插吗,文霞能受得了吗,二狗子不敢想象。他紧紧的盯着王德学的那根大鸡芭,连眼睛也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机会。

  只见王德学压到了文霞的身上,他一手抱着那文霞的身子,亲着文霞的嘴,一手捏着自己的鸡芭,慢慢插到了文霞的荫道里,他插进一点,又拔出一点,然后又插进一点,经过几次反复,终于把那根大鸡芭全部插进去了。让他这一插,文霞倒是温顺多了呢。

  看到自己的鸡芭已经全部插入到文霞的体内了。王德学就用双手支撑起自己的上身,屁股一起一落,那根大鸡芭就在文霞的荫道里一出一入,来回往返。他的动作越来越猛,近乎发狂了。

  小土炕发出了噗通噗通的响声,文霞被他给干的身子不停的攒动,那美丽的Ru房不停的晃动着。文霞嘴里不时地发出了“啊……啊……嗷……哦”的声音,那文霞还真的很配合,她努力分开大腿,还用双手紧紧地搂着王德学的屁股,不一会她的手又分开了。身子全部敞开了。就像一个大字,放在土炕上。她叫喊起来:

  嗷,嗷……操逼喽,爸爸操妈妈吗喽,妈妈生孩子了。王德学操我喽,我也要生孩子喽,王德学俯下身子,急忙用嘴吻住了文霞的嘴,他紧紧抱住文霞的身体,他的屁股在文霞身上一拱一拱的翘动着,此时文霞也合拢的双腿,她还用手抱住了王德学的屁股,王德学用自己的大腿内侧紧紧夹住文霞的大腿,不让她分开,这样一来他的鸡芭在文霞的荫道里就插的更紧了。

  文霞把头歪向一边,躲开王德学的嘴,她又开始唱歌了:

  “天大地大不如你的鸡芭大,

  爹亲娘亲不如你的嘴巴亲,

  千好万好不如你的屁股好,

  河深海深不如我的大逼深,

  王德学的鸡芭是革命的宝

  谁要是操上我谁就是我的爱人……

  二狗子看呆了,他的小鸡吧胀鼓鼓的,非常难受,他不知道那个王德学为什么趴在那个女孩子的身上不动了,他心里想,如果王德学从她身上下来,自己要是能上去插一下子就好了。

  可自己年纪太小,只能偷偷的看,他心里就感觉奇怪,王德学的鸡芭那么大,又粗又长,那文霞的逼也不是很大,怎么就能插进去呢,怎么就能插的一点不留呢,那文霞怎么能受得了呢,她怎么就不会痛呢,怎么就不会哭呢?反而倒是很配合呢突然间,文霞的父亲一路叫喊着找来了,听到喊上,王德学急忙拔出自己的鸡芭,一边提裤子,一边跑开了。

  二狗子也想跑,可大腿却抽筋了怎么也跑不开,就在这时候,他的衣服领子被人从后边抓住了。就像拎小鸡一样把他给拎了起来,他的上衣领子卡到了脖子上,几乎就喘不过气来,他努力回头一看,是文霞的爸爸,二狗子急忙说到”不是我,大叔,是王德学干的,是王德学干的,我就在这个后窗户口看热闹了没有我的事,文霞的爸爸怒声问道:你说什么?王德学干了什么?

  二狗子心惊胆战地说:你家文霞让王德学给操了,真的让他给操了。就在这破房子里的土炕上操的就在这时候,女孩子文霞出来了,她一边妞妞达达的哼唱着“天大地大不如你的鸡芭大”还间接的叨股着:操逼喽,操逼喽,操我喽,淌水喽,大鸡芭真硬啰。

  二狗子和文霞的父亲急忙往文霞的下身看,只见她的荫道里还不挺的往出流淌着Jing液,那黏糊糊的Jing液从荫道流到大腿内侧,还继续往下流淌着……文霞的父亲到大队部把王德学给告了。

  二狗子也被带到了大队部,大队长和民兵连长向他询问当时的情况,让他把所看到的都说出来,作为证人证词也好给王德学定罪。然后就那个妇女主任记录,那妇女主任才二十二岁,还没有结婚,是个大姑娘,听着二狗子的叙述,她的脸一阵一阵的涨红了。

  大队长和那个民兵连长明知道妇女主任有些不好意思,可他们问的更细致了,他们对二狗子说:你别害怕,你也不要说别的,你就说王德学把文霞领到破房子里以后怎么样了?说清楚点。

  二狗子说:王德学把文霞领到破房子里,看四周没人,他抱着文霞就亲,还摸她的奶子,摸她的肚子,摸她的屁股,还摸她的……大队长问:摸什么了。你尽管说没有事儿的。

  二狗子说:他还摸了文霞的逼,还把手指头插到了文霞的逼里。

  妇女主任把笔停下了。她的脸一阵阵的发烧,她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大队长看出来她的意思,就急忙说:你就写王德学模她的荫部,别写摸她的逼二狗子急忙说:王德学是摸她的逼了,根本没有摸她的荫部……什么是荫部哇?

  大队长说:你别问了,什么是荫部就不用你管了,你继续往下说。后来又怎么样了。

  二狗子说:后来王德学把她抱到了炕上,她就仰脸朝天的躺到了那里,民兵连长问:后来呢,仔细说二狗子说:王德学脱下自己的裤子就把鸡芭露出来了,那鸡吧可大可粗了是黑红色的。那鸡芭头上的小眼里都往出冒水了。

  妇女主任急忙把头低下了。

  大队长说:“你接着说,别总说王德学鸡芭那点事儿”,然后又对那个妇女主任说:张桂香,你接着记录,详细点。

  二狗子说:王德学趴到文霞的身上了。

  大队长:你继续说,他们又怎么样了。

  二狗子:他抱着那女孩用嘴亲了一会儿,

  民兵连长:亲她哪里了

  二狗子:亲嘴上了。

  大队长:后来呢?

  二狗子:王德学就把鸡芭插到女孩子的逼里了。是一点一点插进去的。不是一下子就插进去的。

  民兵连长:你看清楚了,到底插没插进去?是插里边了还是插外边了。这可是个关键问题。

  二狗子:当时我瞪大眼睛就想好好看看,可没有看清楚。

  大队长:你没有看清楚,你怎么就知道是插进去了呢?你可千万弄明白了,不能冤枉人啊。插进去就是插进去了,没插进去就是没插进去。

  二狗子:当时我没有看清楚,后来我看清楚了

  民兵连长:后来你看清楚什么了?

  二狗子:我看见王德学用两手拄在炕上,支撑起身子,他中间那个鸡芭就在文霞的逼里一出一进的,真的,他的大鸡芭把文霞的逼给撑涨的溜圆,文霞逼里的肉都让王德学给操的翻出来了。王德学把鸡芭往里一插,那肉又进去了。一拔又翻出来了。

  大队长:你真的看清楚了是在文霞那……那什么里边出来进去的吗?

  二狗子:是的,当时他光顾着操文霞了,也没有看我。我把身子都要从窗口伸过去了。我真的看清楚了,王德学趴在文霞身上,王德学的屁股一个劲地上下翘,他的鸡芭就一次次的王文霞的逼里插,我站的位置正好看到他们的两腿中间,当时他的鸡芭就像个木头棍子,上边还湿漉漉黏糊糊亮晶晶的,他一边往里插,一边呼哧呼哧的喘气。每一次都插到底了。真的一点也没剩。

  都插进去了。王德学的两个小弹子直悠荡大队长急忙告诉妇女主任:快把这些都记下来。

  妇女主任脸红了,她马上低下头开始继续记录着,大队长偷偷的看了看妇女主任,妇女主任正好一抬头看到了大队长的目光,她急忙又把头低下了。

  民兵连长又问:那文霞当时嘴里发出什么声音?

  二狗子: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啊,我就看到王德学的肚皮一次次的和文霞的肚皮撞击在一起,我就听到“呱唧,呱唧”的声音,就像小猫舔米汤一样的声音。

  民兵连长:难道当时文霞当时就一点动静也没有有吗?她在他身下,一点声音也没有?

  二狗子:她当时唱歌了。

  大队长:啊?她被强Jian的时候还唱歌了?

  二狗子:什么是强Jian啊,我不知道啊?

  民兵连长:就是……就是……,他看了一眼妇女主任,然后说到,就是王德学把那个东西往女孩子的身子里插就叫“强Jian”,二狗子:那是什么强Jian啊,不就是操逼吗?

  大队长:好了好了,咱不说强Jian,咱们就说操……,他看了妇女主任一眼,急忙把后边的那个“逼”字咽下去了……民兵连长:你就说当时文霞唱什么歌了。

  二狗子说:她唱的是“天大地大……”

  妇女主任憋了这么长时间总算插了一句问道:就是那首“忠子歌”吗?

  二狗子:什么是“忠子歌”呀?

  妇女主任快速唱了起来:

  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

  河深海深不如阶级有爱深,

  毛泽东思想是革命的宝,

  谁要是反对他,

  谁就是我们的敌人……

  二狗子:她唱的词和你唱的有点不一样

  大队长:她是怎么唱的?

  二狗子对着大队长说:她唱的是“天大地大不如你的鸡芭大”,大队长:你说谁的鸡芭大?

  二狗子:“你的鸡芭大呀”?

  大队长:你胡说,你混蛋,她是被王德学干的,怎么能是我的鸡芭大呢?

  二狗子:可她确实就是这么唱的啊,“天大地大不如你的鸡芭大……”啊,我明白了,那是王德学的鸡芭,民兵连长:重唱,从头唱,一个字不许丢二狗子:那我究竟该怎么唱呢,我是唱你的鸡芭大,还是唱王德学的鸡芭大呢?

  大队长:我明白了,你还是按照当时的唱吧,当时文霞怎么唱的,你现在就怎么唱。

  二狗子说,她当时就是这么唱的:

  天大地大不如你的鸡芭大。

  爹亲娘亲不如你的嘴巴亲,

  千好万好不如你的屁股好,

  河深海深不如我的大逼深,

  王德学的鸡芭是革命的宝

  谁要是操上我谁就是我的爱人……

  听了二狗子的演唱,一屋子的人都笑的前仰后合,但马上止住了。

  妇女主任红着脸问大队长和民兵连长:这个歌词记不记录呢?

  大队长说:先空着吧,等咱们开个革委会会议研究完了再说。

  总算询问完毕,大队长吩咐民兵连长马上组织全体民兵出发捉拿强Jian犯王德学。连长马上就带人出发了。

  屋子里就剩下大队长和妇女主任两个人,

  大队长说到,咱们两个把询问笔录再核对一下整理一下子,大队长就让妇女主任把材料再念一遍,当妇女主任念到:

  我看见王德学用两手拄在炕上,支撑起身子,他中间那个鸡芭就在女孩子的逼里一出一进的……当时他的鸡芭就像个木头棍子,上边还湿漉漉黏糊糊亮晶晶的,他一边往里插,一边呼哧呼哧的喘气……如女主任的脸更红了。呼吸也急促了,她的胸部开始起伏,她的Ru房一下一下的动着,大队长从身后就抱着了她,用手在她的胸部抚摸着,妇女主任回过头去,正好碰上大队长的嘴,二人急忙吻了起来,大队长把手伸进了妇女主任的裤子里就去摸她的荫部,妇女主任把手伸进了大队长的裤子里就抓住了他的鸡芭,大队长说:我想和你再来一次,我的鸡芭已经硬的不行了。

  妇女主任说:我也想啊,我下边早 就流水了,你看,你往里插,这都湿漉漉的了。可我怕他们回来,大队长说;不怕的,估计不能很快回来,我们整几下子就完了。

  妇女主任说:说的好听,几下子就完了,你倒是舒服了我没有过瘾,那多难受啊。

  大队长看了看个大桌子,当时大队部条件都很简陋,那办公桌就是个木头台子,下边是空的,根本就没有抽屉什么的大队长灵机一动说到:有了,你把裤子脱到大腿弯子处,把屁股露出来,你弯着腰钻到桌子下边,我也就解开裤腰带把鸡芭这部位露出了就行,我假装手扶着桌子往外看,我们两个下边插在一起就行了。

  妇女主任说:行,就这么办,她很机灵的把一个凳子先送进了桌子下边,然后解开裤腰带,把屁股部分暴露出来,就弯下腰钻进了桌子下边,正好趴在凳子上,把屁股正好伸到桌子边缘,大队长也没有脱裤子,就是把鸡芭从前开口的缝隙中拉出来,那根鸡芭已经很粗很大了,他摸准了妇女主任的屁股和荫道,然后把Gui头顶放在了妇女主任的荫道口上,他的屁股往前一用力,妇女主任很配合的及时把屁股往后一坐,那跟鸡芭就全部伸进去了。

  那妇女主任还说:哎呀,也没有来得及找个套子带上,我可别怀孕啊,大队长说:拉倒吧,带什么套子,一点也不舒服,哪有这肉挨肉好啊,再说了,哪能那么巧就怀上了,我们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没有事的,如女主任说,行,、就用力干吧,我这会儿逼里边很难受,我什么也不管了,大队长他双手扶着桌子,屁股用力往桌子下边拱着,妇女主任不停的摆动着屁股在底下配合着他,大队长开始用力抽插,妇女主任轻轻的呻吟着,他们不敢弄出声响来,只是一下一下慢慢的插,可这每次都插的很深很重。

  主任轻声的呻吟着,大队长干的更来劲儿了。

  开始继续冲刺。两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大队长把鸡芭从妇女主任的屁股里拔出来,找个毛巾慌乱的擦了几把,就把鸡芭收回了裤子里,妇女主任还在桌子下边撅着屁股没有出来呢,她抱怨的说:

  你真自私,就知道顾自己,

  大队长急忙说到:不好意思啊,对不起了大妹子,他急忙用毛巾就往妇女主任的屁股中间擦去,眼 看那白色的液体已经流淌了出来,他马上就用毛巾接住了。

  然后他把毛巾叠了几下,把那堆刚刚流淌出来的Jing液包在了中间,然后用毛巾在妇女主任的荫部仔细的擦拭着,、擦完后,他们各自弄好了衣服裤子,然后又快速的抱在一起亲热的吻了一回,才分开。

  王德学终于被捉回来了。大队长和民兵连长又开始审讯王德学。王德学供认的过程和二狗子说的完全吻合,不过他们审讯的可比方才细致多了。

  他们还询问王德学的思想活动,比如说:王德学,你回答我,你当时看到文霞在大门口站着,你是怎么想的。

  王德学说:我当时就想把她领到那个地方去,

  问:你想把她领到什么地方去?

  王德学:我想把她领到村头的废弃的房子里去。

  问:你想把她领到那里做什么?

  王德学:就做那个呗

  问:做哪个,说明白了。

  王德学:就是咱们男人那点事儿呗。

  问:男人什么事?说?

  王德学:这必须说吗?

  问:必须说

  王德学“我就是想把她领到村头的破房子和她发生关系……二狗子问妇女主任:大姐,什么叫发生关系呀?

  妇女主任踢了他一脚,又蹬了他一眼,二狗子不敢再问了。

  民兵连长问王德学:你的小便插到文霞的荫道里边了吗王德学:插进去了。

  问:一共干了多少下?

  王德学”那我记不清了。

  问:大约干了多长时间?

  王德学:也就是十多分钟吧。

  问:你不知道强Jian是犯罪吗?

  王德学:我知道强Jian是犯罪……

  连长:知道你还敢作

  王德学:我认为这是和自己的对象发生关系,不应该算是强Jian啊,问:你不知道她现在是个疯人吗王德学:我不认为她是个疯子,在我眼里她是个好女孩子,她是我对象,我就认为自己是在和对象发生关系,这不是犯法,也就是个道德问题。

  大队长:强Jian精神病女人,罪加一等你知道不。

  王:我不认为她是精神病女人,我认为她是我的精神病对象,和自己的精神病对象发生关系这能算是强Jian吗大队长说:行啦,别和我犟嘴了。别看你多看点书,有些文化,我来问你:

  你说文霞说你对象,谁能证明呢,咱们就把文霞找来,她能承认你是他对象吗,文霞的家里人能承认吗?有谁能证明文霞说你对象?如果没有人证明,那你就是强Jian,罪责难逃!

  王德学傻眼了。他知道没有人证明的,

  大队长继续说:你对强Jian这个字眼一点也不懂,你说他是你对象,却没有证据,现在她本人疯了,他父母兄长不承认你,你就是强Jian犯,根据现在的政策法律,你最低要判刑14年到二十年,要是赶上风口,就能枪毙你,只要我一个电话打到公社或者县里公安局,他们的吉普车一来,就会把你带走,你这一辈子就完了王德学惊呆了。他做在凳子上呆若木鸡。

  大队长说:我在反复考虑,这一下子就毁了两个年轻人,一个坐牢一个疯,她一辈子找不到婆家,你一辈子说不上媳妇了。我有点于心不忍?能不能有个好一点的办法呢?

  王德学突然跪在大队长面前说:我明白了。看来你是个好人,你在提示我,你是想帮助我对吧,大队长说:你真聪明,说说你的想法。看看是不是和我想的一样。

  王德学说,你要是能做通她父母的工作,答应把她嫁给我,我就娶她做老婆。

  我就和他结婚,我会一辈子照顾她,只要你不送我去坐牢,我就答应娶她做老婆。

  大队长问民兵连长和妇女主任说:你们看这样行吗民兵连长说;我看行,要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大队长又问妇女主任:你看呢

  妇女主任说:太好的主意了两全其美,大队长真是个好人,我真佩服你啊。

  她眼睛露出了敬佩的神色。

  大队长又问了其他革委会的成员,大家一致同意,于是他们就一起到后山屯去做文霞父母的工作,文霞父母这回到时非常痛快,他们说:叫那个小子马上准备和我女儿结婚,越快越好。我们可受不了了。

  王德学真的就和文霞结婚了。村民们也都为他们送去了祝福和帮助,婚后王德学对文霞百般呵护,体贴入微,听说他在大城市还有几个亲属给他邮寄来了很多的药物,文霞出人意料的康复了,他们还生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儿子,文霞的父母自然的喜欢的不得了。

  【完】

  字节数:40922

上一篇:回忆——大学网友姐姐两则 下一篇:噢哥哥